假是教育的天敌,严管特殊类型招生让公平至上!

学习资料库  惠敏   2019-06-27 11:54:50

  年度盘点是岁末年初各大媒体的规定动作。最近有媒体评出了“2018年十大假新闻”,其中两则与教育沾边,一则是某大学生因破解彩票漏洞获利而被取消保研名额,另一则是一位教师在交通事故中舍身救学生——最终这两件事都被证明是假新闻。相比于医疗保健、食品安全等领域,教育界并不算假新闻高发地带。但一些涉假问题近年来被媒体曝光,值得教育界人士警醒和反思。下面给大家分享一些相关的教育资讯,供大家参考。

  假是教育的天敌

  同其他领域一样,假在教育圈的表现形式很多,除了论文造假、成绩造假,还有假身份、假文凭,以及假学校、假学生,等等。说到假学校,教育部每年都会公布一批不具备合法办学资质的“野鸡学校”名单,一些名字以“中国”“首都”“北方”“华南”等开头的所谓大学,其实是专门坑蒙拐骗的假学校。

  就单个人而言,较常见的是身份造假。据《长江日报》报道,湖北某高校日前发公告撤销了一名毕业生的学位和学历,这名学生没参加比赛却成为一级运动员,从而以虚假方式获取入学资格。这是典型的特长生身份造假,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假学生了。不少高校过去都有体育、艺术等特长生招生指标,这项制度的本意是不拘一格降人才,让身怀特长的学生以更优惠的条件进入高校学习,但却被一些人当作进入大学的终南捷径,造假行为随之出现。为保障教育公平,维护高校招生秩序,2018年初,教育部宣布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、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、省级优秀学生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。在中小学阶段,教育部同样明确“要逐步压缩特长生招生规模,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。”这就是要逐步清除部分学生通过钻政策空子造假的土壤。

  前些年受到严厉打击的“高考移民”,以及替考等现象,更是身份造假的典型。在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的努力下,尤其是2015年11月起“考试作弊入刑”后,这类现象受到有效遏制。新的案例固然越来越少,陈年旧案倒是时不时被媒体翻出,比如河南周口王娜娜被他人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,以及前不久备受关注的黄风铃冒用他人学籍上学事件等。

  一个普通人的受教育权益之所以得到全社会范围内的关注,其背后的现实逻辑是:教育是培养人的事业,是塑造灵魂的事业,每一个学生的学业和前途都必须受到呵护。各类身份造假现象突破了教育底线,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对此历来采取零容忍态度,一经查实,轻则取消学历学位、开除学籍,重则交由法律制裁。如今,随着新科技的应用和普及,各级各类学校在招生过程中对学生的身份有了更多甄别手段。每年1月份是艺术院校招考季,据媒体报道,中央戏剧学院将在2019年招生专业考试中首次引入人脸识别设备,“尤其针对笔试类科目,严防替考及作弊等行为,最大程度确保考试的公平公正”。

  除了身份造假,学术造假更是人人喊打,最新、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南京大学原社会学教授梁莹学术造假事件。按照去年9月出台的《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管理办法》,依据南京大学的调查结果和相关申请,教育部最近已按程序撤销梁莹的“青年长江学者”称号。学术若造假,则知识无意义。“真”是一切学术成绩的基石,哪怕只有一点造假成分,都会让一个人积累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学术声誉轰然崩塌。这值得所有高校教师引以为戒。

  “千教万教,教人求真;千学万学,学做真人。”陶行知先生的这句名言,是对教育过程中一切造假行为最坚定、最有力的指斥,是对现代教育最本质特征的鲜明而准确的阐释。对教师而言,无论是学术上的教诲抑或品格上的指引,核心指向都是让学生求真知,而不是接受一些错误的知识和歪曲的价值观;对学生而言,学习的终极目标,是做一个诚实守信的真人,而不是虚伪、无底线的假人、两面人。对真的追求,对假的摒弃,应当成为学生的自觉,而这种自觉应当从细微处培养起。

  真,是教育的灵魂。失去真,教育的根基便不复存在;不够真,教育将变得不纯粹。假,是教育的病毒,一旦沾上,教育便不成其为教育。打假求真,应当成为所有教育工作者的共识。

  严管特殊类型招生让公平至上

  1月1日,北京,中国传媒大学2019年艺术类本科招生考试初试开考,现场俊男美女云集,超长羽绒服成为保暖神器。

  日前教育部发布了《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》(简称《通知》)和《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的基本要求》(简称《基本要求》),对非严格按文化课分数录取的艺术类专业、高水平艺术团、高水平运动队以及保送生工作提出了最新要求。

  这本是一个看似常规的通知,但对比以往的要求,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,新通知在全面加强特殊类招生的管控、限制高校的自由裁量权、系统提高文化课成绩要求,对录取标准、资格审定、录取过程等制定出了更为严格和明确的要求。

  比如对艺考生来说,《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的基本要求》中,2019年艺考生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将分别不低于当地高考二本线的70%或75%,而2018年则是65%。这一系列措施,显然是为了遏制艺术考试中的一些投机取巧行为,最大程度杜绝艺术类校考滋生的有失公平公正问题的出现。近年各地高考考生中,艺考生数量大幅增长,很多地方竟占比超过了10%。其中的一个核心因素不是因为考生喜欢,而是因为文化课分数要求低。很多人投机取巧,突击搞一点艺术专业培训,最后以艺考生身份博取更好的录取结果。在一些中学,艺考则成为高考博弈的一种工具,学校组织专业人士对文化课分数上一本无望的考生,统一组织艺考培训,走艺考这条捷径。同时,一部分优秀学校有艺术专业考试的自主权(校考),但因为专业考试的复杂性,又是各高校自主举办,甚至分布在全国各地举办,不可避免会产生一些瑕疵,很容易让公众对艺术专业考试的公平公正产生质疑。正是基于此,此次通知规定美术类与设计类等数量较大的专业类别,2019年一般不组织校考,2020年则不再允许组织校考,统一使用省级统考成绩。对于仍有必要搞校考的,要求原则上在学校所在地组织,确有必要在异地设立考点的,则需经当地省级招生机构同意,且校外考点数量最多不得超过5个。

  同时,对于艺术团成员的录取分数,也明确要求不低于本校在生源省份本科第一批次最终模拟投档线下20分。2020年起,则取消对“极少数艺术团测试成绩特别突出的考生“进一步降低文化课成绩录取要求的优惠办法,对这一比较模糊的评价区间彻底关上了门。

  有人说,这是对艺术类考生作出了针对性的、手术刀式的政策限制,条条都是针对目前艺术类招生中容易滋生灰色空间的地带,以最大限度挤压其中学校的自由裁量空间,要求之严苛、之仔细,前所未有。

  《通知》从7个方面对特殊类招生管理提出了更为全面细致的要求,核心非常清晰:公平正义!

  比如要求加强信息公示,未经公示的特殊类招生一律不得录取,实际就是让全民监督。《通知》明确要求加强特殊类招生新生入校后的材料复核与专业测试,对于复测不合格,入学前后两侧测试成绩差异显著的考生要组织专门的调查。一旦查实违规,一律取消录取资格,并对考生与学校以及相关招生部门给予不同的惩处。

  纵观这一系列措施,出发点非常清晰:最大程度挤压严管高校与相关部门的自由裁量权,严格特殊类招生的资格资质审核,加强监管,严惩作弊考生,以最大程度保证程序公平,确保招生的公平正义。

  长期以来,高考一直被视为社会公平的稳压器、衡量器,备受各界信任,也备受关注。在近年招生改革的发展过程中,为探索多元评价,对于特殊类型的人才,尤其是艺术与体育人才,以及部分拔尖人才,逐渐衍生出系列特殊类型招生的渠道。这一招生渠道本来是为了探索多元评价,给特殊类型的人才以特殊通道,但因为诚信的缺失,功利的算计等复杂的社会原因,导致这些特殊渠道不断衍生出新的问题,甚至产生一些舞弊个案,引发社会各界对高考公平公正的怀疑、质疑。

  这一系列措施,在确保高考录取的公平公正的同时,也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压缩了高校的自主权,引起一些非议。但是在诚信缺失的现实环境下,相比高考的公平正义,高校的自主权不得不退居第二位。

  此次特殊类型招生政策的调整再次提醒我们,在招生录取上,全面科学地评价一个人固然重要,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,但无论如何不能以公平正义为成本。今年河南高考考卷掉包案,更生动地告诉我们,招生诚信,不仅是招生部门的自律与监管问题,更需要每一个考生与家长的诚信不作弊,才可能全面真正地落实综合评价多元录取,才可能让更多的特殊类招生健康发展,造福考生,造福中国教育。

【猜您感兴趣】
[教育新闻]相关文章
[教育新闻]图文精华
上一篇:大类招生与专业招生的区别?国家专项计划、地方专项计划和高校专
下一篇:2019看似发展好但失业率极高的十大专业有哪些